秒速牛牛
您的当前位置: 首页 > 人文 > 河州文化 >

广河甜醅的故事

2019-09-29 来源:中国临夏网-民族日报  记者:马宏生  点击数:

一粒粒燕麦,被放置大盆里,接受清水的荡漾。然后,装入袋子中,借由男子有力的摔打,外表的“皮衣”陡然落去,只剩白嫩饱满的麦仁。接着放在锅中煮沸,冷却一下再放到盆或缸中,撒入曲子,放到火炕或者电热毯上发酵。两三天后,燕麦已经完成了华丽的变身,不但气味混合了麦香和糟香,而且外面裹上一层淡淡的乳白色“纱衣”。 

    这是广河甜醅的“前世传奇”,而属于它的今生故事,每天都在大街小巷中的甜醅店主和食客间上演。 

    店主的桌上,大盆里的甜醅新鲜诱人。食客前来,可带走食用,也可以带走礼盒馈赠亲友。更多的人是进入店中看着街景享用。 

    装甜醅的碗很精致,店主必然要把甜醅装满溢出碗面,如富士山一般,才显出自己的诚意来。勺子细长,插在高耸的甜醅中,犹如曲项而歌的天鹅。

    店家根据时节,分别准备热开水和冰水,让客人添入甜醅中,以助风味。夏天,顺手提起桌上水壶倒入碗中,一股清泉落入甜醅,入口清凉适口,水的滋味特别润喉沁心,引得人频频添水,意犹未尽。冬天,店内必然有炉子供食客取暖,一把把拾掇得锃亮的水壶,沸水滚烫,倒入甜醅中,温香润喉,让人不禁只喝水而忘了吃甜醅。 

    甜醅是老少皆宜的风味小吃,可是最具喜感的还是看小孩吃甜醅。小孩吃得慢,一勺下去,看看碗里,四处张望,大人边看过路行人,边看自家小孩呆萌样,不觉心生怜爱。更好笑的是,小孩吃着吃着,嘴角、脸颊甚至额头会沾上燕麦粒,为人父母的见了不免“扑哧”一笑,一边说句“我的儿,这是给自己留的晚饭吗?”一边替孩子刮去那麦粒儿。如此,甜醅的味道与父母的疼爱,融合在一起,成为记忆之海里,活跃的海豚,不论离家多远,想起来就是甜蜜。 

    相比于街市上用燕麦做的甜醅,平常人家中也常用小麦来做甜醅。用小麦做,最大的难度在于掌握住麦粒煮沸的火候与时间。麦粒煮得太软,再经发酵,几乎成汤水。煮得太硬,吃起来又会如嚼石子,没有软糯的口感。由此,煮的功夫足以看出,当家女人是不是拥有“好锅头”。 

    小时候,家里小麦去皮的任务由我担当,小麦浸过水后,放入塑料袋被我摔打七八十下,基本可以由母亲筛去外皮了。当时煮的操作由奶奶来掌握,现在由我母亲掌握,妻子打打下手。煮甜醅的“好锅头”需要岁月的历练。 

    我吃过最好的小麦甜醅,是在十年前。当时在山区,做入户调查,由小队长领着走了一上午,上沟下洼访了十几户人家。眼看到了中午时间,我想着回去吃午饭。 

    五十多岁,身体壮实面色黝黑的小队长,让我到他家去吃午饭。见他邀请热诚,如果回去要走十里山路,我就跟他去他家了。 

    他家在沟沿上,进院上了小楼,坐到炕上,打开窗户看景。当时正是四月,白色的杏花开在房前屋后,桃红柳绿,对面山沟,鸡犬之声不时传来,一派春和景明的田园风光。她老婆,端来油香、洋芋丝和酸饭,味道很不错。 

    于是我说,阿姨的“锅头好”。小队长眼睛眯着,乐得裂开了嘴,说这媳妇是他前妻过世后娶的。我说,书上把这叫“续弦”,只要弓弦好,弓箭才能射得远,难怪您老这么精神。 

    他更加乐了,说我吃不吃他老婆做的小麦甜醅。我说非常喜欢吃甜醅,于是他招呼老婆弄来两碗,果然麦粒软糯可口,酸甜味道沁人心脾。 

    用小麦做甜醅,是因为过去燕麦不容易购买,但现在大家可以很方便的从网上购买,制作带有自家风味的甜醅了。 

    虽然自己也可以做,去店里吃一碗正宗的广河甜醅,依然是大家最喜欢的。


责任编辑:马少华

发表评论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
网站简介 | 版权声明 | 联系我们 | 媒体矩阵 |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6201018   ICP备案号:陇ICP备12000652号  主办单位: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
地址: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   邮编:731100   电话:(0930)6219348   传真:(0930)6212232
Copyright©2009-2010 中国临夏网 www.chinalxn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